当前位置:首页 >  阿里妈妈

西方的网络自由观频遭打脸

发布时间:2020-08-21

 

  沈 逸

  自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期间爆出所谓黑客干预以来,一向高举“互联网自由”旗帜的欧美发达国家,近似在一夜之间发生了180度大转弯,纷纷开始强调起对互联网内容的管控来。

  事实上,片面强调互联网自由,不提甚至否认国家主权对网络空间的适用,是互联网和全球网络空间发展早期的特殊产物。互联网脱胎于冷战时期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的军用研究项目,早期互联网的发展和运用聚集于西方发达国家内部。从20世纪90年代初至21世纪前10年,欧美发达国家的技术、能力、资源以及观念在网络空间中占据主导地位。2010年,时任美国国务卿希拉里明确提出“互联网自由”的概念,并将其上升为国家战略。奥巴马政府发表网络空间国际战略,就是这种主导地位在国家战略领域的投射。

  当美国在网络空间处于霸权地位时,欧美战略决策者、技术精英及媒体界普遍相信,全球网络空间处于欧美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的绝对掌控之下,脸书、推特等社交媒体应该、可以而且必须成为欧美外交政策的工具,以低成本、单向度、绝对可控的方式,在非欧美国家,尤其是所谓“非民主”地区实施“颜色革命”。